《轼始于文登海上得白石数升如芡实可作枕闻梅》

(宋朝苏东坡全集,选自苏轼诗集 卷十八)

海隅荒怪有谁珍,零落珊瑚泣季伦。
法供坐令微物重,(轼旧有怪石供。
)色难归致孝心纯。
只疑薏苡来交趾,未信玭珠出泗滨。
愿子聚为江夏枕,不劳麾扇自宁亲。